玩家往事随风说:听着熟悉的音乐,脚踏着熟悉的沃土,看着熟悉的场景,有种回家的感觉,我站在沙巴克的旗台上大喊---哈哈,我回来了!

玩家Qpking说:老牛,祖玛,魔神,霸王,记忆很久远,但是想起时,又那么触手可及。匆匆间,我也从一个少年渐渐走到了中年,唉,还好又有机会找回当年的感觉,聊表欣慰,老夫聊发少年狂,当浮一大白。

玩家平天下说:十年之前,我放弃了;十年之后,再一次相遇了,这世界真小,注定在这里,成就我的传奇。

玩家屌丝王说:一日屌丝,终生屌丝,武易里,俺想高富帅,YY一段……

玩家菜菜说:那是2002年的第一场雪,我百无聊赖,跟着姐妹们的怂恿一起玩游戏,于是一发不可收拾,攻城,PK,各种放毒,风骚走位,很有种巾帼不让须眉的感觉,这里,终于没让我失望,嘻嘻,看我吓死你们的小心肝。

玩家慢吞吞的猫说:怀念与你潘夜岛看海,如今我回来了,你却在天涯何方?

玩家wuman说:裁决捡时半夜,屠龙爆于明天,这才是我辈风范。

玩家阅总说:沙城浮沉一场梦,霸主归来已成空。今朝王权在握时,武易无双世人动。

玩家飞云第一法说:曾经一个小战士让我法师带他升级,我是心甘情愿啊,“谁让我喜欢战士呢!”,嘿嘿,这是我的口头语,好怀念啊,那时候,有希望、有热情,有散人的悠闲自得,小小窃喜,也有团队的温馨、默契、激情。

玩家song玮说:找回了曾经的PK激情与打怪爆装备激动到一夜睡不着觉的感觉!这种重温经典的感觉,真是久违了。

玩家君莫笑说:秋天的云,夏天的风,龙YY,一哥,宝宝,昔昔,道帅,在这里,我还会和你们重逢吗?

玩家有何贵干说:我的心,在等待,永远在等待,我的心,在等待,永远在等待。鸡冻啊,有木有啊!

玩家不服裸葬说:荣华有如烟云过,辱耻同君不退缩,与神相斗意不悔,共生步死脚不跺。我们的宣言还在,我必带领我的兄弟们再次屠戮全服。

玩家浩南哥说:铜锣湾只有一个浩南,就是我陈浩南!武易里只有一个浩南,就是我司徒浩南。

玩家往事随风说:听着熟悉的音乐,脚踏着熟悉的沃土,看着熟悉的场景,有种回家的感觉,我站在沙巴克的旗台上大喊---哈哈,我回来了!

玩家Qpking说:老牛,祖玛,魔神,霸王,记忆很久远,但是想起时,又那么触手可及。匆匆间,我也从一个少年渐渐走到了中年,唉,还好又有机会找回当年的感觉,聊表欣慰,老夫聊发少年狂,当浮一大白。

玩家平天下说:十年之前,我放弃了;十年之后,再一次相遇了,这世界真小,注定在这里,成就我的传奇。

玩家屌丝王说:一日屌丝,终生屌丝,武易里,俺想高富帅,YY一段……

玩家菜菜说:那是2002年的第一场雪,我百无聊赖,跟着姐妹们的怂恿一起玩游戏,于是一发不可收拾,攻城,PK,各种放毒,风骚走位,很有种巾帼不让须眉的感觉,这里,终于没让我失望,嘻嘻,看我吓死你们的小心肝。

玩家慢吞吞的猫说:怀念与你潘夜岛看海,如今我回来了,你却在天涯何方?

玩家wuman说:裁决捡时半夜,屠龙爆于明天,这才是我辈风范。

玩家阅总说:沙城浮沉一场梦,霸主归来已成空。今朝王权在握时,武易无双世人动。

玩家飞云第一法说:曾经一个小战士让我法师带他升级,我是心甘情愿啊,“谁让我喜欢战士呢!”,嘿嘿,这是我的口头语,好怀念啊,那时候,有希望、有热情,有散人的悠闲自得,小小窃喜,也有团队的温馨、默契、激情。

玩家song玮说:找回了曾经的PK激情与打怪爆装备激动到一夜睡不着觉的感觉!这种重温经典的感觉,真是久违了。

玩家君莫笑说:秋天的云,夏天的风,龙YY,一哥,宝宝,昔昔,道帅,在这里,我还会和你们重逢吗?

玩家有何贵干说:我的心,在等待,永远在等待,我的心,在等待,永远在等待。鸡冻啊,有木有啊!

玩家不服裸葬说:荣华有如烟云过,辱耻同君不退缩,与神相斗意不悔,共生步死脚不跺。我们的宣言还在,我必带领我的兄弟们再次屠戮全服。

玩家浩南哥说:铜锣湾只有一个浩南,就是我陈浩南!武易里只有一个浩南,就是我司徒浩南。